搜索一下,可以快速帮你找到您需要的内容

学测国文太艰涩引发讨论 李家同:庆幸我老了不必考

长期关注教育的李家同今天发表文章,表示看到今年学测中国文的考题,我本来很羡慕年轻人,但现在我庆幸自己老了,不必考这种题目。

上周五、六刚结束的学测考试中,国文有一题讲到罗大佑与李宗盛的情歌,考到意象结构、逻辑辩证和诗化语言的关系,李家同表示,考题是引用作家马世芳的文章,但马世芳自己都在脸书上表示答不出正确答案。

李家同认为,过去联考会注重到考题的普遍性,不应有太大的争议,但看到这样艰涩的考题,会怀疑打倒联招也同时去掉了这种机制吗

他表示,鼓励学生大量阅读,丰富知识是很好的,但用这种考题来考学生有没有大量阅读,并不适当,而且对于偏乡、资源比较差的学生来说,这种题目也不公平,只能乱猜了

而让他更难过的是,考题这么难,会让原本想对国文产生兴趣的学生,都可能会不想读国文,教改实在不应该改成这样。

李家同的文章如下:

我常常羡慕年轻人,因为他们不仅精力充沛,而且政府好像最重视他们,政府官员强调要和他们沟通,听听他们的意见,所以我常常觉得老人比较不幸,因为政府也很少要和老人沟通的,可是最近我发现我这个老人是很幸运的,因为当年我们的大学入学考试没有像下面的这种考题。

我本人是完全不会答,可是这绝对不能怪我,因为原作者马世芳也说他不会答,请看马世芳先生脸书1月26日上午2:10所发布的文章,如果原作者都不会答,高中考生怎么会答?题目中有些名词实在不是一般考生所能了解的,比方说意象结构,这是我第一次看到这么名词,意象我大概还有点懂,可是意象结构是什么?那我就完全不懂了,对于高中生而言,大概很少人懂逻辑辩证是什么,更加不要谈逻辑辩证和诗化语言的关系。

不仅我不会,我认识的国文系教授,好几位都不会答,有一位努力地答,结果也答错了。



我庆幸,我当年考大学的时候不会有这种题目,从前有联招,联招时,有人要出题,也有人要看题目,所谓入闱者,其实是看题目的人,他们很小心地,每一题都仔细地看,如果有问题,他们有权提出疑问,负责联招的教授必须做判断,力求考题没有什么争议,他们还会请一些大学生在闱场中去做那些考题,现在会有这种怪的题目,使我有一点困惑,打倒联招也同时去掉了这种机制吗?

大家不要对这件事情掉以轻心,其实这是整个国家的趋势,根据联合报张锦弘(2018-12-12)的报导,在未来国文考题就会朝这种方向走去,以后会找一些文章叫考生阅读后回答问题,文章的内容可能出自音乐认知心理学、迦太基王国兴亡史、人工智慧(AI)等等,我觉得对于我们偏乡学生而言,他们将来只有乱猜的能力。

以AI为例,万一有一位同学根本不同意那篇文章,那怎么办?他还要昧着良心去回答问题。

我知道未来的国文考试,要强调大量阅读,你不能只靠国文课本就能应付考试,关于这一点,我早就提出了,我还写了一本书叫做大量阅读的重要性,可是我知道这不是一件简单的事,因为我们国家的国文教育并不会强调大量阅读,而且我也从来没有提议考试的时候是根据学生有没有大量阅读的,的确大量阅读是重要的,可是要考一位学生有没有大量阅读的习惯,不可能用选择题来考,这是很容易懂的事。

最使我难过的是,如果答错本文所提到的题目,就表示国文程度不好吗?我实在搞不清楚,我只知道有一位同学,他看了这些题目以后,觉得国文是很无聊的东西,他本来对国文是很有兴趣的,现在他发现,他要懂得何谓意象结构,他实在不想念了。

还好,我已经老了,不需要担心这种事,对所有的年轻人,希望你们知道,国家有些人成天在做教改的工作,问题是,他们所做的事情对你们好吗?

马世芳的脸书如下:

学测拿我的文章出题,自然不会先问我。所以,今天许多朋友传讯息说我的文章变成国文考题了,委实意外。还有好几位朋友说他们的孩子是应届考生,看到了马叔叔的名字,不禁噗哧一笑。

老实说,文章变成考题,极可能从此被一整代考生讨厌,不只应届考生,还有未来要做考古题的一届届准考生,我并不觉得这是一件得意的事。

但我想说的不只这样:作品发表之后,解释权就不再只属于作者自己,这道理我明白。不过这三题阅读测验,除了第三题我很有把握,前两题左看右看,都选不出正确答案,还是有点儿气恼。

学测考题:

就在罗大佑掀起黑色旋风的时刻,另一位出身校园民歌的音乐人李宗盛也崭露头角,情歌向来是歌坛主流,一不小心,便会跌入陈腔滥调、无病呻吟的酱缸,李宗盛擅以作论方式写歌,总能找到独特的切入角度,短短篇幅便唱尽你堵在心头的感叹,,1986年的个人专辑生命中的精灵,是华语乐坛少见的内省之作,深深抱掘生命内在的惶惑与悲,坦诚真挚,他对歌词意象结构之锐意经营,对词曲咬合之殚精竭虑,简直有钟表师傅般的耐心,他独特的语言质地,直白而不失诗意,语感鲜活,乍看像散文,唱起来却句句都会发光。

罗大佑始终沉郁而孤傲,时时把整个时代挑在肩上,连情歌都满是沧桑的伤痕,李宗盛则擅长从柴米油盐的日常生活提炼诗意,煽情却不滥情,轻盈却不轻佻,他们二人示范了创作、制作的精湛手艺、罗大佑的歌承载着大时代的悲壮情绪,和那个集体主义理想主义的时代有着千丝万缕的纠缠,李宗盛的歌则几乎都是个人主义式的内省,那些百转千回的辩证同样只属于大人世界,你得见识过江湖风雨才能体会,罗大佑的沧桑尚属于一个犹然年轻的时代,李宗盛的世故则是一代人集体告别青春期的仪式。(改写自马世芳烟花与火焰的种子)

依据上文,关于罗、李二人歌曲的内容,叙述丕适当的是:

(A)罗大佑的歌,反映理想主义时代对历史国族的关切,深沉抑郁

(B)李宗盛的歌,往往契入人心,让听者的悲喜彷佛都能获得倾吐

(C)罗大佑的大人世界,把整个时代挑在肩上,省视个人生命内在的惶惑

(D)李宗盛的大人世界,擅长从柴米油盐的日常中,提炼老于世故的省察

依据上文,关于罗、李二人的歌词创作,叙述最适当的是

(A)二人均锐意经营歌词的意象结构,直白而不失诗意

(B)二人均极为在意歌词与旋律的咬合,故精心琢磨

(C)罗大佑擅长以校园民歌的文艺腔,写作沉郁沧桑的歌词,,满时代感

(D)李宗盛长于以作论方式写歌,将逻辑辩证融入诗化的语言中,煽情而轻盈

下列罗、李二人歌词中,最符合上文所谓历史国族情怀的是:

(A)黄色的脸孔有红色的污泥/黑色的眼珠有白色的恐惧/西风在东方唱着悲伤的歌曲

(B)我所有目光的焦点/在你额头的两道弧线/它隐隐约约它若隐若现/衬托你/衬托你腼腆的容颜

时间不停/原谅我依然决定远行溜走/转头回去看看已匆匆数年

(C)不舍你那黑白分明亮亮的眼睛/只是你年纪澄小/无从明了我的心情/时间不停/

(D)乌溜溜的黑眼珠和你的笑脸/怎么也难忘记你容颜的转变/轻飘飘的旧时光就这么

发表留言

你的隐私不会对外公开,请放心留言*

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代码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